评:一场错时的审判

Gfal029:

在《审判》中,除了Bucky和朋友们之间的情谊和信任令人感动外,法庭之上的论辩更延续了内战之后的动荡。对Bucky旧日历史的审判也成了新一轮风波的起源。




事件开头的场景是Clint和仿声鸟被媒体堵在复仇者大厦的门前。Clin Barton面对蜂拥而上的记者,在愤怒中说了一句话:“秃鹫,你们都是秃鹫。”这是个非常尖刻又到位的评价:秃鹫,嗅觉灵敏,常在天上盘旋,性喜食腐,可不正是与他们一模一样?生性凶猛,嗅到风声、闻到鲜血后就一拥而上,伺机在伤口上啄一口,趁着猎物虚弱或死亡把它们瓜分干净。




Clint和仿声鸟在复仇者大厦找到了Steve,Natasha和Tony,询问他们关于冬兵的事情。从这段对话中能够看出复仇者们对Bucky态度的不同。仿声鸟代表沉默的那一部分(包括她对媒体的态度和在讨论中明明在座却没说话),也许是出于对事实的不了解,也许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评价,所以她只是听,却没有发问或是回答。而进行问话的Clint Barton的态度则代表另一部分:"你们仨从头到尾都知道冬兵的事,但就是从来没想过想要告诉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他感觉自己被排除在外了。




面对被Bucky点燃的火药桶,Clint的第一个质问指向Tony Stark:"一开始就他妈是你把那个该死的盾给他的。" 他无法相信Tony为什么会在明知道Bucky冬兵历史的情况下还让他接任美国队长。Natasha此时插话说:"事实上,是James自己偷的盾牌,Tony只给了他那身制服。" 这话虽然近似玩笑,却也告诉Clint:Tony所做的不过是“顺势而为”。




Steve补充说:"是我要他救救Bucky的,Clint. 所以我死了之后,Tony才会把制服交给他。" 这句话的根据是在《梦之逝》里,Steve在内战中预想最坏的结果是自己会死所以预先留给Tony的那封遗书。在遗书里Steve交代给Tony两件事:





  • 救Bucky,不要让他沉浸在愤怒和困惑之中,让Bucky有机会过新生活



  • 传承美国队长的称号,不要让它代表的梦死去





在当时(内战刚过)混乱危急的状况下,民众需要一个美国队长(这个称号具有象征意义),也需要有人来承担相应的那份责任。时任神盾负责人的Tony想到了Bucky这个人选,可能原因是:





  • 这个人很有能力,能够赢得战斗解救危机 



  • Bucky是Steve全心信任而且一定会承认的人选



  • 依照Bucky当时的心理状态,如果不给他压上责任的重负,让他有一个能够为好友复仇和自我赎罪的机会,只怕他会做出对自己十分危险的事





而Bucky如果接盾的话,Steve对他的两项嘱托就能一起完成了。所以Tony在Bucky偷盾之后,就给了他制服让他接任队长(外加对抗自己的心魔)。随后Tony(可能还有从神盾退隐的Nick Fury)销毁了Bucky冬兵时期的旧档案。在一定程度上说,他做得相当彻底——Zemo后来得到的那份资料来源于前任KGB高官(即被Igon手下人谋杀的现任收藏家),他保存这份资料是出于职业习惯的残留,还是个人的收藏品味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是后者的话此人委实变态)。




Steve提醒Clint别忘了俄国人对Bucky做过的事,Clint让步了(让步的一个具体体现是提到Bucky时从 "他是冬兵" 变为了 "曾作为冬兵的他"),Clint对三人说:"听着,至少告诉我他没有刺杀肯尼迪什么的。" 之后Natasha和Tony分别开了两个很有个人特色的玩笑(Natasha对JFK之死阴谋论的引用,Tony的外星人梗),让这段气氛沉重到几乎让人喘不过气的对话稍微轻松了些许。




Clint开始读档案,他看到了冬兵所犯下的罪案:包括费城事件、门罗之死等。他的第一反应是:“难道你们就没人想过彻底毁了这份档案吗?”在(还处于震惊状态下的)Clint看来,Bucky冬兵的那段经历是见不得光的,对此Tony的回复意思是 "我已经尽力了,但没能成功”——所以说在对Bucky旧历史的态度方面,Tony和Clint是一致的:把它完全毁掉,让它成为一个永久埋藏的秘密。而Steve和Natasha的态度很是不同,引用Natasha说的话:





你到底想说什么,Clint?难道James不该有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你,我或者这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谁有资格这么说……?好人不配得到救赎的机会





她话中的意思是:





  • 难道Bucky(James)作为一个无辜的好人就该背着这个本就不应属于他的恶名一直这么见不得光的活着?他为什么不值得拥有第二段人生和另一次机会(救赎)? 



  • 在座没有人经历过Bucky受过的苦难,因而也没有人有资格评判他(连前提都不存在)





Steve在这里虽然没说话,但他后文中的态度证明他也是如此认为的。Clint听完Natasha的话后垂下头不再出声,因为他被说服了。




之后的情节就是Steve以指挥官的身份参加总统的秘密会议。在座的除了他和总统之外还有一位,身份在漫画中并没有提及(不是后文的法官,因为此时尚未审判,就算是为审判预先见面也是不符合司法公平原则的),应当是总统智囊团/幕僚一类的人物。总统问Bucky作为冬兵参与了多少场暗杀,此中又有多少美国人,两人分别回答了。Steve在对总统的陈述中并没有隐瞒和偏袒Bucky,他说出了Bucky在作为冬兵时阻碍了和平进程,但他强调了Bucky当时的状态(被洗脑),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态度:Bucky不应为发生的事情负责。




会后总统在自己的办公室约见了Steve,Steve问他能否像罗斯福用总统权力赦免Namor那样赦免Bucky,总统的回答是不能:一是Bucky和Namor境况并不一样,二是罗斯福时代也没有无孔不入的媒体。此时是媒体力量的第二次出现:它能影响到到总统行使权力,它的评判甚至能左右一个人的命运。接下来总统提出如果他保证给Bucky找一个真正在乎真相的地方(指后文的法庭),Steve会不会留下来。队长回答他,我不知道。




此时的Bucky正在完成他的任务,在他的独白中提到了三场事件(为了防河蟹就不引用了),本着 "漫威漫画世界很像真实世界,但它不是" 这一原则,可以将它们看作是对美国历史中真实事件的影射(所以总统也不是时任总统,白宫也不是那个白宫),而这段感叹来自Bucky真是再合适不过——他是社会变化的经历者(从二战之前一直到现在),他曾是政治事件的参与者(作为操控者手中的枪),他曾是历史变迁的旁观者(被剥夺了意识的他只能看、 被动参与却无法真正感受)。其实这段话也可以交由Steve Rogers来说,但他没能有机会发出这样的感叹(也算是我在看《过时之人》时的一个遗憾)。




当Bucky在知道自己要被送上法庭时安慰Steve说:"没事的,Steve,这正是我想要的。" Steve回答他:"你不想。我告诉过你,这事到时候就像三个场子一起演马戏似的,一团混乱……" 而这“一团混乱”来自 "政治、公共舆论和媒体奇观","媒体奇观" 和与其相关的 "yellow journalism" 是混乱的一大助力,它们采用耸动的头条/内容夸张渲染来博取眼球,影响舆论,而新闻的真实性则被大大削弱了。此处可以对应前文中Steve所讲的 "媒体只在乎收视率,而不是真相。" 这句话。




随后Bucky向联邦当局投案,司法部门对他提出了正式指控。他还可能会面临国际指控,而这将取决于联合国的调查结果。




关于Bucky的审判,他的辩护律师Bernie说:"使我们真相胜出的最好机会是法官审判,那样就没必要迎合陪审团,就只是法官。" 在美国的正式审判中,可能采用法官制,即没有陪审团,一位法官同时担任事实认定者和法律裁判者。也可能采用陪审团制,陪审员通过特定任选程序从一般市民中挑选(并不是专业人士),委派其参与刑事诉讼或民事诉讼的审理。陪审团的效力是判定事实(即事实认定)和决定被告是否有罪,然后由法官酌情量刑。陪审团的裁决采用多数或全数通过制("多数" 可以是9/12等不同比例,不是单指超过50%就可以,每个州对此标准不同,如不能达成一致则需陪审团重新审议再行投票)。陪审团的作用有好有坏,好处在于可以使法官免受政治势力、贿赂等外界因素的影响,从而降低错判率。坏处是可能造成过度干预,以公众舆情代替司法审判。至于为什么是只是法官审判而没有动用陪审团,可能原因一是案件涉及国家机密外加案件开庭非常迅速(对应前文新闻中“以最快速度开启了人们口中新世纪之审判”这句话),二是Bucky作为被告自愿放弃陪审制而采用法官制(属于被告权利之一)。




对Bucky来说,由于此前的舆论风向、他本身案件的性质和其 "令人发指"(引用新闻报道的用词)的程度让他难以获得陪审团的相信和同情,这对他的辩护非常不利,甚至很可能因此被认定有罪。而法官制则与此不同,Bucky也有幸遇到了一位称职的法官。这位法官的公平严明体现在很多方面:他拒绝媒体摄像,使法庭变得严肃而不是成为 "媒体游乐场",同时也提高了审判效率(因为没有直播和大段的开场陈述)。当控方申请提交一项重要证据(来自红骷髅之女Sin的录音)时他予以批准,并且让辩方参与了阅览。这就避免了 "默读" 状况的发生,使辩方能够及时申辩,从而保障了被告的权利。




对于从Sin处得来的材料,法庭上诉方提供的是口供录音(但是是以书面形式提交给法官的,此外她还送了一段录像给媒体用来造势)对于这是否能被作为证据,Bernie的解释是:"也许披露心理访谈违反了医患保密协议,而且录音来自三个月前。" 在三个月前Bucky还没有投案,也没有面临指控,一切都处在未发生的状态,这让她的口供有了更大的真实性,违反医患保密协议则与之相反。至于控方提交的文件是单纯的录音誊抄,还是签名的书面证词没有提及,而Sin本人也没有作为证人上庭或通过视频作证。把她的录音口供作为证据可能造成:





  • 证据不可靠(可能导致事实认定错误甚至误判)



  • 在两方证言有冲突时法官难以判定



  • 剥夺了被告对证的权利(The Right of Confrontation)



至于证人是否能够自愿选择出庭或是接受传召(如强制作证,不出庭须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这一点,从Natasha没有出现后Tower的反应可知是否出庭作证是出于自愿而不是强制。Sin的录音口供并没有被采用(来自漫画中 "许多控方提出的证据都已经按照规定被处理了" 这句话),原因可能是因为举证未达到无合理疑点准则(Proof beyond Reasonable Doubt),而疑点利益则归于被告,这个准则也是无罪推定原则(Presumption of Innocence)的衍生。无罪推定原则是指当事人被假定为无罪,除非被证实或判决有罪(对 "合理" 一词的定义亦有界定)。作为控方需要举证(举证责任在控方),而被告则拥有 "不自我指控权及缄默权",即被告无需主动/被强迫自供或认罪并可以保持沉默。




Bucky的庭审在第三日进入了交叉盘问(Cross-Examination)的阶段,即一方律师对己方及另一方证人的发问。对己方证人的盘问主要目的是叙述案情(能让法官加以了解),增加己方证人可信度。而对对方证人的盘问则是质疑证人的可信度(找出疑点和模糊/不实之处,最终目的是让法官对证词不予采信)。诉方有三名证人,分别是:Ludovich(前克格勃成员),一名士兵(克洛纳斯集团Lukin曾经的手下)和Norman Osborn(在押犯,天锤局领导者)。辩方律师分别从对精神控制的知情、证人曾经的身份和个人精神状态三个方面进行盘问,看得出准备充分。




辩方有两名证人,一个是Natasha Romanoff(前 "红房子" 成员,但她没有到场),另一个是Dr Johann Fennhoff,即浮士德(精神领域专家)。对Natasha的缺席,Tower的反应是 "控方保留今后传唤Romanoff女士的权利",而对浮士德的出庭则是反对(Objection),理由是浮士德是在逃犯(质疑辩方证人身份)。Bernie反驳说他在三日前已经自首,被剥夺人身自由关押在拘留室里(羁押场所:审前羁押通常是警局拘留室,等待传讯或者审判时通常在县监狱,county jail)。法官认可了辩方证人的的身份,诉方的反对被驳回。




浮士德能够出庭作证是因为Steve Rogers和他做了一项交易,以 "公布神盾旧档案" 为他提供证人保护,减小因为上庭可能给他带来的不利后果,当然还包括 "如果不出庭就销毁神盾旧档案让他因为****原因被起诉" 的威胁。浮士德作为证人,从专家角度证明了意识控制的力量:它可以完全抹杀对象的个人意志、达到构建一个顺从的人格、把人变成了武器的目的。为了增加自己证词的可信度,浮士德还现场控制了Tower让他攻击*****。对于控制公诉人我的观点是:这不是出自Steve的授意,而是浮士德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而肆意玩弄他人的行为。浮士德的证词和附送的现场表演达到了目的:他所展示的精神控制的强度足以证明被告在冬兵期间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此外还顺便嘲笑了一下Tower,如果他自己不能因被控制而以 "攻击未遂" 定罪,那么同样被控制的被告人Bucky也自然无罪。




这时候Sin的一名手下突然闯进法庭中,喊着 "美国队长高于一切" 的口号攻击Tower,这当然是拙劣的嫁祸,而Sin的目的本也不在于此。她派这个人送来一盘录像带传达她的威胁:猎鹰和Natasha已经在我手上,Bucky要是不一人前来和我见面,那两个人就都会死,自由女神像也会遭殃。此后Bucky为救队友从押运车上逃脱,他这一举动正合Sin与浮士德的心意:Bucky连被判无罪的所剩无几的机会都没有了。Bucky在Steve和Sharon的帮助下救出了两名队友,但Sin还是炸掉了自由女神像的一只眼睛。Bucky回去继续接受审判,他的行为也产生了一定后果:辩方律师Bernie尽管生气,却将他救人的举动作为他本性为善的佐证,而法官也对他改观。在最后的总结陈词中,Bernie再次重申Bucky无罪,而公诉人的陈词则大有文章,引用如下:





所以Bucky Barnes昨天的确逃跑了,可因为他主动投案,我们就应该原谅他?这其实就是我要求起诉此案的根本原因,法官阁下。可曾有一件事被归为他们的过错?我说的 "他们" 是指超级英雄团体。法律何时才能适用于他们?或者说我们是否作出太多让步以至这个问题已经失去意义了?是时候承认这一点了吗?




有多少次我们的城市被袭击,我们的楼宇被炸毁,我们的公民被杀害,而我们听到的都是这样的话,"不是我的错,是斯库鲁人干的。" 或者 "我被另一个维度的恶魔控制了" 再或者 "我受到了精神控制"。于是我有个问题,法官阁下,这些蒙面人何时才能服罪?





通过Tower的陈词可以看出,他的真正目的从来都不是通过审判来攻击Bucky使他被定罪。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控方的三个证人的身份如此经不起盘问,连证言的可信度都很薄弱的原因——因为Tower从没有真正投入关注这个案件本身。当然,对Bucky "受到精神控制" 的否定和 "脱逃不应被原谅" 还是题中应有之意,但通过审判Bucky,攻击反对派的超级英雄团体才是他(及幕后掌控人)的真正目的,也是公诉人陈词的题外之意。在《内战》和《梦之逝》之间缺失了一个关键情节,那就是Steve Rogers作为美国队长本应接受的审判。这场审判因为Steve Rogers在法院外被枪杀而没能开场。假设作为美国队长的他那日没死,在对他的审判中公诉方的总结陈词又会是怎样的呢?只怕与今日控诉Bucky的也相差不多吧。这是一场本应在《内战》后发生却最终错时了的审判,它是内战影响的延续,也是下一场大事件的开始。正如同《审判美国队长》这个书名所暗示的那样,现任美国队长Bucky是明面上的被告,但真正被送上审判席的却是当日的美国队长、指挥官Steve Rogers和他所代表的新复仇者。Bucky在听了Tower陈述后突然站起身说的那一番话,固然是以个人身份接受了对他本人的控告,也是把公诉人言外对 "美国队长" 的全部指责归在了自己身上。而这一次,他挡在了Steve Rogers的面前。








听到Bucky说出:"而唯一光荣的,也是美国队长唯一该做的事,就是服罪。" 这句话时的Steve Rogers 源:审判美国队长 5







【完】






声明:



  • 文内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 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




评论
热度 ( 60 )
  1. _Labyrin瑟亭th_Gfal029 转载了此文字
  2. 第一明君Gfal029 转载了此文字

© _Labyrin瑟亭th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