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U】Bucky刑事责任能力的思路推演

Gfal029:

如美国诉Barnes(不涉及国际指控),将是对他在美国土地上犯下XX罪行(具体看公诉方)的指控。审判的两种形式:1. 陪审团制。陪审团制中陪审员通过特定任选程序从一般市民中挑选,委派其参与刑事诉讼或民事诉讼的审理。陪审团的效力是事实认定和决定是否有罪,然后由法官酌情量刑。2. 在得到法院许可和控方同意后,被告有权放弃陪审选择法官制。


 


一个案例:1994年美国黑人橄榄球明星辛普森涉嫌杀害前妻Nicole Brown和Ron Goldman("男友说" "朋友说")。十二名陪审团成员包括九名黑人(一男八女),一名西班牙裔(男)和两名白人(女)。在庭审中,刑侦专家李昌钰将控方收集来的主要证据重新鉴定。他认为洛杉矶警方在证据收集方面存在失误:1. 可能被污染;2. 来源存疑,将三项主要证据予以排除。其后辩方律师F. Lee Bailey对警探Mark Fuhrman(关键证人)进行盘问。Bailey问Fuhrman有没有发表过种族主义言论,Fuhrman否认。Bailey出示他此前接受采访的录音和相关证据,证明Fuhrman曾发表种族主义言论。Bailey得出结论:Fuhrman是种族主义者,他伪造证据陷害辛普森,还在法庭上作伪证。Fuhrman的论述,从逻辑角度看是(A ∧X)v Y → P,即A(种族主义者)是P(作伪证)的INUS条件。这个逻辑推理成立,但陪审团成员是否可能将这一论证与 A ∨ Y → P 或 A ↔ P 混淆,进而将事实上的因果关系转换为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呢?辛普森的明星身份、他此前塑造的良好公众形象、涉及种族主义(敏感时期的社会舆论压力)、可能存在的混淆和替换都可能导致陪审团成员倾向于辛普森一方。


 


与辛普森一案陪审团的可能倾向性相反。如美国诉Barnes采用陪审制,形式将对他非常不利。无论是庭审前的舆论还是Barnes案件的性质,都让他难以澄清陪审团的疑虑(和可能存在的成见),获得他们的同情。在得到法院许可和检方同意后,被告有权放弃陪审选择法官制。"法院许可和检方同意" 的可能性有没有?有的。一是此案有关国家安全,二是相关舆论风向对陪审员的影响(特指). 审判中当然有隔离原则,但审判前的舆论影响则难以保证。如选用法官制,法官的司法解释就尤为重要了。


 


法官能否直接套用美国宪法第八修正案及相关前例?不能。因为Bucky受到的精神控制与精神病是存在本质区别的。精神病的不可责是存在争议的(如辛克利案),对它的争议主要来自“是否有病”“是否发病”“鉴定标准为何”三项。精神病存在心理演变过程甚至器质性病变,而Bucky则是外在不可抗力作用下的强制剥夺,不存在病理演变和器质性病变。“冬兵”与“Bucky”是双重人格吗?不是。双重人格属并存意识,是稳定,发展,拥有思考和记忆的,属认知损害的范畴。长时间反复清空、控制与冰冻。既不稳定,又无发展,如何符合“双重人格”之说?如果用“双重人格”这一事实性错误为理由,故意分割Bucky与冬兵,就会得出披着Bucky壳子的“冬兵”有罪但“Bucky”无罪的荒谬结论。Hydra是否构造拥有新的、拥有辨识力的认知学上的人格填充与取代Bucky本身呢?没有。Hydra的一系列控制目的在于毁去(从实际效果上看是强制剥夺)原有人格,代以短期、零碎甚至混乱的记忆和灌输。这些手段不足以他支撑长时间的行动,这也是为什么每次任务结束Bucky都会被洗脑冰冻(再次归零)的原因。故此Bucky被定义为“稳定的组织结构“的认知学上的人格是不存在的。Bucky在冬兵时期是Hydra的傀儡,执行命令,完成任务的能力来自他(可能被强化)的战斗技能和技巧,即反射型记忆。




与语意记忆(抽象知识)和情节记忆(个人经验)不同,反射型记忆印刻在身体里很难改变,但可以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自动行使,包括反射动作,或是复杂一连串行为组合。Bucky作为曾经的咆哮突击队成员(还是狙击手),本就具备很高的作战能力,在被洗脑后可能还经过长期特殊训练,可以在无自主意识的情况下(此处指控脑)进行作战(复杂的行为组合)。反射型记忆是复杂的,但它具有无意识性。在Bucky在作为士兵的长期训练中神经通路得到强化,战斗技能、技巧的相关信息被储存,所以在个人意识被剥夺(无自主意识)情况下,他依旧能够做出反应(而且他在冬兵时期经常面对相似境况,也不存在生疏的问题)。举个例子,一个人会骑自行车。他知道如何保持平衡,如何拐弯,上坡时使劲蹬,下坡时握手刹。但他无法判断的是:骑的时候撞到人怎么办,闯红灯会不会罚,某条马路允不允许骑的问题。


 


Bucky的情况和所谓 "神经病杀人" 在法理上唯一的相通之处是:它们都属于刑事古典学派的意志自由论的讨论范畴。在法理的实际应用方面,如直接套用美国宪法第八修正案及相关case会产生很大问题。在没有PET扫描等医学文件的证明下就得出两者在认知改变方面或许有相似物理基础的结论。仅从一项(目前无法证明但)可能相似/相通的果,进行逆向推导得出两者具有相似/相同之因,然后进行类比,直接套用相关条文是不合逻辑的。Bucky的问题没有前例,法亦无明文。有两种方法解决这个问题:1. 创设法律进行说明(立法);2. 法官动用司法解释权,以Riggs v. Palmer做前例对法律规则进行还原推导,回归律条“意志自由论”的本意(mischief rule),然后做出裁决。


 


Bucky的冬兵时期不存在辨识能力,不能辨别他的行为性质(moral/value judgement),不具备控制力,因而不可责。他无罪且无辜。






【完】

评论
热度 ( 28 )
  1. _Labyrin瑟亭th_Gfal029 转载了此文字

© _Labyrin瑟亭th_ | Powered by LOFTER